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 – 山西新闻网

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 – 山西新闻网
梨花盛开的地方,是我可爱的故乡。  记忆中,故乡就是一片梨树林,我的家就在树林深处,十岁前,我从来不知道,梨树林有多长有多宽,只记得,从家门往前走,往前走,直到天黑,依然在梨树林。  曾问过父亲,什么时候有的梨树林,父亲微笑着说,他也曾这样问过他的父亲,父亲的父亲也都是这样问过。谁也说不清这里什么时候有的梨树林,也许,梨树林一直就在,这里本就是梨树的家乡,要不怎么叫梨树湾。  梨树都是老梨树,个个高大威猛,在幼小的我看来,那里的每一棵梨树,都是一个人,一个长辈,就像父亲一样,呵护着我,冬天避风,夏天避雨。春天的时候,送我一场梨花带雨的盛宴。  故乡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梨花盛开的时候。白的梨花,灰的墙,黑的瓦,那朴素的画面,再加上一缕炊烟,几声鸡鸣和长辈呼唤孩童的长长的声调。给人一种温暖祥和,与世无争的感觉。  我的家乡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四座大山把村子紧紧地围住,只在西北方向,喇嘛墩和半波山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天然缺口。春暖花开时,当你顺着曲曲折折的山路,走着走着,走到那个缺口处,无意间抬头,你会被眼前的扑面而来的热情撞倒,拾起来往前走,眼到之处,尽是白色的梨花,一望无际,即便没有春风帮忙,那多情的梨花也会送来甜甜的花香。  此时,再多么矜持的你,也会情不自禁地深呼吸起来,并陶醉其中,乐不思蜀。  那梨花盛开处,便是我的故乡。记得有那么一个中午,梨花开得如火如荼,母亲在家做饭,我和父亲在梨树下席地而坐,看着那一树一树的梨花,梨花也看着我们,此时,蜜蜂午休了,鸟儿回巢了,整个梨树林,静静地,只有春天的气息,和梨花极力舒展的声音,我们就那么坐着,坐着。  突然,我发现,每一朵梨花,都是一个笑脸,每一棵梨树也都是一个笑脸,再看,那梨树上的结疤也像一个圆圆的眼睛,也都满面春风地笑着,我说:“爸爸,爸爸,你看,梨花在笑,梨树也在笑!”父亲转过头来,也是微微笑着。多少年过去,再次回想起来,那个梨花盛开的中午,内心深处依然是欢乐。  后来,我离开故乡,来到省城,那里到处高楼大厦,一个挨着一个,密密匝匝,如同家乡的梨树湾,只是那里没有花香,没有鸟语,没有微笑,自然,也没有那么一个温馨的中午,可以席地而坐,无忧无虑地看着梨花盛开。  如今,又是梨花盛开的季节,我的梦里无时无刻,都有故乡的模样,在那梨花深处,翘首企盼着游子的归来。  我爱那梨花盛开的地方,那是我可爱的故乡,那里有我深爱的父母,有我难忘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