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报:耐克 无端指责背后的道貌岸然

足球报:耐克 无端指责背后的道貌岸然
文/段离 瑞典服装快消品牌H&M,在毫无事实根据下抵制新疆棉花和服装企业,在中国引发了轩然大波,深扒之下,才发现阿迪、耐克、彪马等一干国际服装品牌,竟是同样的嘴脸。    说说耐克,他们的声明,不想重复,想说的是,他们的无端指责,暴露的其实是其一贯的道貌岸然。  《福布斯》有一个年度最具价值体育品牌评选,耐克连续多年都是第一,但事实上,这家1972年成立的美国公司,是靠山寨和抄袭起家的,创始人菲儿·耐特从虎牌跑鞋拿下美国代理权合同时,耐克前身“蓝带运动”,只是一家“空壳公司”。  2020年,因为黑人男子弗洛伊德,全美爆发了大范围的抗议示威活动,耐克也凑了热闹,拍了一个广告,号称32年来第一次更改了广告语——“For Once,Don’t Do It(就这一次,别这么干)”,这口号,据说是反对种族歧视,但事实上,耐克自身,却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  2019年,曾在NIKE耐克担任数据分析高级总监的“印度人”Ahmer Inam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书多达28页,称耐克涉嫌种族歧视,索赔超过86万美元。  去年12月,耐克一个反校园霸凌和种族歧视的广告,在日本引发轩然大波,日本民众纷纷表态要抵制耐克。  早在2004年的时候,耐克发布的“恐惧斗室”广告,就因为涉嫌辱华,被广电总局勒令停止播放。那则广告,詹姆斯一路过五关笑到最后,而其中长袍老道、身穿中国服装的女子以及两条飞天龙等东方元素显而易见地是指向了中国文化。  耐克起初“狡辩”,但最终,还是道了歉。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没有经过调查,以莫须有的指控,污蔑中国。  就像新华社说的那样:耐克,这次你错了。  这次的风波,娱乐圈中,谭松韵、王一博等艺人,与耐克解了约;在体育圈,新疆男篮的国手、近期因综艺节目再次成为舆论焦点的周琦,率先发声表态,“坚定支持大美新疆”。  在中国文体圈,耐克有不少代言人。和周琦一样,同属耐克阵营的CBA球员,还有易建联、郭艾伦、周琦、王哲林、丁彦雨航、赵睿等,此外,男女篮的国字号,田径国家队,也是耐克。体量更大的足球,除了武磊、张玉宁、艾克森、韦世豪、蒋光太、颜骏凌等人之外,还有男女足国字号以及中超16个俱乐部。  在中国足球圈,耐克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  2009年3月,耐克抄底中国足球,以10年2亿美元(约14亿人民币)和中国足协签约,2011年,中超16队球衣全由耐克提供;2015年1月,他们又用10年10亿人民币,拿下了“中国之队”;2018年,耐克和中超续约,虽然号称10年(5+5)30亿人民币,但实际上,现金只有8个亿。  对于耐克的行为,已经有中超俱乐部表明了态度,申花、深足、武汉、海港等在平台上发布的图片,都有意隐去了耐克的LOGO。  现在外界热炒的另一话题,是等待中国足协和中超公司的发声。  耐克垄断多年,早就引发了争议,其中最大的就是其为各俱乐部提供的球衣“一套模板打天下”。去年,耐克为青岛“设计”的球衣一出,就有球员说,“拿我家床单连夜给队里做了十套比赛服”。  对于耐克的垄断,不满的除了俱乐部和球迷,还有其他的品牌商,耐克事件爆发后,已经有其他商家向中国足协发函,希望合作,所以,不必担心“裸奔”。  如果能借此机会,打破垄断,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更多内容请登录足球报的官方网站:www.zuqiubao.info